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方旭燕 > 记者节的礼物

记者节的礼物

今天回到家已经是22:45,这样就算过完了属于我的第一个记者节。

虽然我也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记者,只是一个小小的英语新闻编辑,我还是很欣喜地把记者节当成了我的节日。哪怕记者节是一个不放假的工作节日,哪怕记者节没有人会送你礼物,收到的可能会是一颗子弹。

做记者是我很小时候就开始的职业理想。

今天早上收到的第一个记者节问候就是随时下岗的忧虑。据悉,《京华周刊》的采编团队已经被解散,主要原因是《京华周刊》移交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之后与原主管单位《人民日报》之间矛盾重重,内容生产受到严重干扰,如今索性下令停办,记者被告知全体下岗。我隐约担心会不会没来得及到下个记者节,我就被勒令下岗了?

后来,受到了一个更大的刺激,那就是福建省龙岩市电视台制作人邓村尧的左下肢下段被当场砍断的血案。他怀疑因为此前自己深度调查了当地的一个医院院长,而遭此报复。早就听说南都的记者随时都会被人打被人砍,但是这样的故事发生在记者节,会不会太讽刺了点?

白天工作的时候,需要查询全国和地方医疗纠纷数据。我先从一则报道上提供的24小时纠纷调解电话开始,其实昨晚就开始打电话,但是根本无人接听,证明不是24小时热线,直到今天才接通。他们告知我,应该找省卫生厅的医政处。我就从官网上找到医政处电话,结果接听的人员说我妨碍了他正常的工作,我应该找办公室人员。于是我打电话给办公室人员,办公室的又吞吞吐吐,转而让我打另外一个电话。我打过去之后,那个人又说任何对外公开言论必须经过新闻处。十几通来回推托的电话之后,这个人终于不再推到别人身上了。但是他的回复是,现在13:40不是工作时间,而14:00一上班他必须要去开会,所以我应该17:00 左右打电话给他。我按着那个时间准时打过去,但还是各种各样的推卸。他能使出那么多理由,真是不容易。

在这期间,我又找了国家卫生部和中国医师协会的官网,试图从他们那里获取信息,但是所有的尝试和努力注定只是徒劳。还是一样的情况,从这个部门推脱到那个部门,没有人给你提供数据。请问你们所承诺的数据透明体现在哪里?哪怕拿到手的不一定是真实数据,但是请你给我一个回复!

下午的时候,还和某篇报道中的一个人物联系了,中文报道只提到了他的姓没有名,但是英语报道需要全名,所以我就打电话询问他的全名。但是故事中的这位受害者,拒绝告诉我名字,开始跟我大谈特谈起“隐私”。我问他你的顾虑是什么,我可以帮你解释分析。他说了半天,也没有一个理由,就说中文报道和电视台采访他的时候都没有用全名,我们为什么要用全名。此外,他觉得这个事件主要通过中文报道产生影响力,而我们英文报道有点多此一举。

今天是人大代表选举的时间,晚上的时候还得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北外的乔木老师,作为独立参选人的代表和中西文化冲撞的代表,在校内校外已经掀起了很多风波。而他本来答应我11月8日之后可以接受采访,但是刚刚得知他被屏蔽了,他的微博,校内等所有账号都注销了,因为“反党反社会”,连学生见都不让见。作为新闻系的老师,他也算是记者一员,在这样的节日了,他又是如何度过的呢?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很晚,因为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确认报道中的一个数据。我的外国同事说,没有关系,关键是要做出好的报道和好的故事。或许这算是自己给自己的记者节礼物吧。

我的第一个记者节,一个不放假的工作日,一个没有礼物和祝福的节日。

推荐 19